關鍵詞: ONE 船公司 上野友督

ONE中國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上野友督:目標就是賺錢!

作者:Grace

來源:中國航務周刊

2019年度勞氏亞太大獎(Lloyd’s List Asia Pacific Awards 2019)于10月17日在新加坡揭曉,海洋網聯船務(ONE)獲最佳班輪公司獎。


勞氏日報評價稱,ONE經歷了前期艱難的過渡期,目前業務穩定,并持續創新,運營高效,令人印象深刻。


在2019財年第一季度(2019年4月1日-6月30日),ONE實現營業收入28.75億美元,凈利潤500萬美元,是ONE自2018年4月1日正式運營以來,首次實現季度盈利。


日前,ONE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上野友督(Yusuke Ueno)接受了《中國航務周刊》記者專訪,分享他眼中的ONE。


640.webp (12).jpg

ONE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上野友督


首年:實現平穩過渡 


《中國航務周刊》:我們了解到,ONE在運營初期,曾經遇到過包括人員短缺在內的一些問題,這些問題是否得到了解決?現狀如何? 


上野友督:“在運營初期出現了磨合問題,使得部分貨物交付延遲,我們知道當時有些客戶對ONE是不滿意的。隨著磨合問題的解決,ONE已處于平穩運營之中,并且得到了客戶的信任。那些曾經離開的客戶,也重新與ONE建立起合作。”


根據ONE的發展目標,成立第一年的首要任務是平穩過渡。目前來看,ONE已達到了目標,處于平穩運營之中,并且得到了客戶的信任。


在運營之初,這家由三間公司整合集運業務而成的全新公司,也曾遇到磨合問題。


據了解,ONE的籌備工作于2017年12月展開。來自川崎汽船、商船三井和日本郵船的部分員工加入ONE,參與業務流程標準化制定等方面的工作。同時,設立全球總部和區域總部以及各地辦事處,包括在中國設立辦公區,開展相關工作。


2018年4月1日,ONE正式運營。挑戰也隨之而來。上野友督直言:“在運營初期出現了磨合問題,使得部分貨物交付延遲,我們知道當時有些客戶對ONE是不滿意的。”


由于運營初期的種種問題,2018財年(2018年4月1日-2019年3月31日),ONE總虧損5.86億美元,主要原因是過渡期出現的各類問題,導致一次性成本過高。


ONE做了檢討以及改善,包括為員工提供培訓,加強各部門之間的溝通,協調內部流程,使運送安排更為便捷等。同時,三家原公司的客戶以及ONE的供應商給予理解和支持,并積極參與某些相關系統的銜接工作,對ONE解決運營初期遇到的問題,也起到了幫助作用。


而對于ONE的發展現狀,上野友督明確表示:“隨著磨合問題的解決,ONE已處于平穩運營之中,并且得到了客戶的信任。那些曾經離開的客戶,也重新與ONE建立起合作。”


ONE也借此實現了首個季度盈利。


未來:優化成本與服務


《中國航務周刊》:ONE的首個財年的目標是實現平穩過渡,接下來的短期目標是什么?


上野友督:“第一財年我們經歷了嚴重虧損,接下來的短期目標,就是要賺錢。并持續專注于客戶需求,為客戶提供超出預期的服務,吸引更多的客戶,提升客戶的信任感。”


640.webp (13).jpg


在度過過渡期后,優化成本與服務,成為ONE第二階段的運營重點。


據了解,ONE從2019財年(2019年4月1日-2020年3月31日)開始,啟動結構性改革。具體舉措包括:通過優化貨物運輸,提高利潤;進一步提高整體網絡服務的覆蓋面和單位成本競爭力;解決外包成本和一般行政管理成本過高的問題,優化組織和系統結構,提高效率等。


對此,上野友督解釋稱,此次進行的優化主要涉及航線方面的調整,通過調整港口掛靠,提高運輸效率。目前ONE在成本優化方面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,通過提高裝載率,合理規劃、調配集裝箱,實現高效運輸,可以節省大量成本。


數據顯示,2019年4月1日-6月30日,ONE在亞洲至北美航線和亞洲至歐洲航線的貨量,分別增長了26.2%和47.4%,達到66.9萬TEU和46萬TEU。船舶裝載率從73%,分別提高至86%和87%。


這或許可以說明,ONE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已經取得了成效。鑒于該季度良好的業績表現,ONE還將2019財年的利潤預期,從8500萬美元上調至9000萬美元。


與此同時,ONE也不斷在數字化領域發力,以提升服務水平。


在數字化方面,上野友督著重談到了行業標準化的重要性。他認為,行業標準不同,對客戶來說并非好的體驗。因此,ONE在推進行業標準化方面進行嘗試,促進信息共享,提高運輸效率。


具體來說,今年4月,ONE與馬士基、地中海航運、赫伯羅特共同發起了致力于推進行業標準的數字化集裝箱航運聯盟Digital Container Shipping Association(DCSA)。DCSA目前已吸引了多家班輪公司加入,并于8月發表了首個行業藍圖。


此外,今年7月,ONE還加入了馬士基與IBM合作開發的航運業區塊鏈平臺TradeLens。ONE將運行一個區塊鏈節點,參與區塊鏈共識機制,以驗證交易、托管數據,并承擔區塊鏈網絡中信任錨或驗證人的關鍵角色。


談及ONE接下來的目標,上野友督表示:“第一財年我們經歷了嚴重虧損,接下來的短期目標,就是要賺錢。”他進一步解釋說,專注于客戶需求,為客戶提供超出預期的服務,是ONE的核心價值觀之一。“ONE會繼續優化服務,吸引更多的客戶,提升客戶的信任感。”


市場:挑戰仍在


《中國航務周刊》:明年,THE聯盟將迎來新成員現代商船,這將會產生哪些變化?


上野友督:“現代商船的加入,可以使聯盟成員間發揮出更大的協同效應,成員實力也得以增強。屆時,我們將改變現有的航線產品,做出新的運力部署。”


對于任何一家企業而言,自身運營只是一方面,更需時刻關注市場環境的變化。顯然,當前航運業整體并不樂觀,這也是ONE面臨的一大挑戰。


對于東西干線市場的現狀,上野友督認為,今年的旺季同往年相比不夠強勁。他說,中國市場是ONE最為重要的市場之一,受中美貿易戰影響,中國部分生產線轉移,也有美國買家將采購源從中國轉移到了亞洲其他國家,中美貿易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影響。在供過于求的市場狀況下,ONE通過停航等措施,靈活應對,以避免空艙帶來的損失。


上野友督透露,ONE作為全球承運人,服務網絡遍布全球120多個國家和地區,若中國出口受到影響,亦可以從其他市場彌補損失。“短期內,我們并沒有針對中美貿易形勢去調整航線掛靠的計劃。長期看來,若真的出現了貨流變化,也會考慮調整航線。”


相比之下,亞歐市場的表現要好于跨太平洋市場。在上野友督看來,中美關系緊張,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亞歐市場貨量增長,因為部分中國出口商已著重開拓歐洲市場。


與此同時,還有一個重要變化,那就是ONE所在的THE Alliance航運聯盟,將在2020年4月正式迎來新成員——現代商船。


上野友督預計,現代商船的加入,可以使聯盟成員間發揮出更大的協同效應,成員實力也得以增強。“屆時,我們將改變現有的航線產品,做出新的運力部署。”對于ONE來說,船舶數量增加,運力充足,也就有了更大的彈性,可以覆蓋更廣泛的市場,這是規模帶來的優勢。


上野友督也強調,基于三家日本公司的積累,ONE擁有強大的客戶基礎。通過吸納三家日本公司的優秀人才,ONE有能力充分滿足客戶需求。


近兩年,現代商船以訂造大船而備受矚目,上野友督坦言,ONE在短期內尚無大幅提升運力的計劃,未來或許會做出相應考慮,這將視市場情況和公司盈利狀況而定。


此外,擺在包括ONE在內的各家航運企業面前的,還有環保問題。2020年限硫令即將生效,ONE采取比較開放的態度。上野友督介紹說,ONE沒有選擇單一的應對方案,預計會通過使用低硫油和安裝脫硫塔兩種方式,滿足新規要求。


此前有機構預計,限硫令將使全球集運業增加150億美元的成本。其中,船公司會承擔一部分,其余則通過征收新的燃油附加費,傳遞給供應鏈上下游。上野友督解釋稱:“這是一筆很大的成本,船公司自身無力全部承擔。環保問題是社會問題,每個人都有責任承擔。”


ONE取得首次季度盈利,并已度過過渡期,但可以預計,接下來仍將面對市場變化與自身發展的雙重考驗,這家集運業新兵的征程,剛剛開始。


  • END
聲明: 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物流+”,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,授權轉載 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來源。 2、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 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10-58678990轉163

{{ total }}條評論

  • {{ item.representName }}

    {{ item.comment }}

點擊查看更多評論
欧美精品videossexohd_在线欧美精品第1页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